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山谷内。

    陈玄刚刚逃跑了十几公里,让他感觉到后方传来一股强悍的气息,蓦然间,一道剑气直接朝着陈玄的胸口砸了过来,将陈玄给击飞出了二百多米。

    “给我下去看看!”

    一名雷云城的武者怒声说道。

    他们想要确认一下陈玄是否死亡。

    但是,让他们惊讶的是,地面之上连个人影都没有,只有一些鲜血。

    “嗯,不会吧,他到底去什么地方?”

    这名雷云城的武者脸上露出了一股惊慌之色,若是让陈玄和独孤伦逃跑了,肯定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

    更不要说,他们已经将龙血战狂李轶给押解回去了,若是陈玄也逃回去,这件事很有可能会败露。

    “该死的,他一定逃不远,我们追。”

    雷云城的的武者厉声说道。

    其中一个武者看守龙血战狂,另外三个武者则是追击陈玄而去。

    此时的陈玄,心中愤怒不已,但是身受重伤,根本无力对抗雷云城的的武者。

    他和独孤伦两个人,也绝对不可能对付这些人,毕竟独孤伦也在和乾元幻翼蛟龙的战斗当中负伤了,再加上陈玄也被这些雷云城的武者给暗算了,体内的真元早就已经破碎了。

    “我们先不要轻举妄动,独孤伦,现在我就算是施展出妖魂之力,也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

    陈玄低声说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独孤伦抬起头看了看高空,他们现在也只能躲在一处幽暗的丛林当中,才能逃过这些雷云城的追杀……面对这些追兵,陈玄果断的选择逃走。

    他知道自己没有任何获胜的机会,施展出了妖魂之力以后,陈玄的速度也瞬间增加。

    嗖嗖嗖!陈玄虽然受伤,以陈玄对于妖魂之力的掌控,早就已经不是这些雷云城武者能够触及到的了。

    虽然陈玄和独孤伦都已经负伤,但是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逃出了很远。

    在这幽暗的丛林当中,陈玄和独孤伦也将体内的气息完全收敛,让许多许多的武者即便在附近搜索,也完全发现不了他们到了什么地方。

    不过,陈玄没有一丝的松懈,依旧在快速的前行着,片刻之后,陈玄发现雷云城的人追来,他再度加快了速度。

    这些雷云城的武者看到了陈玄留下来的踪迹,顿时怒声说道:“陈玄果真没有逃远,大家都给我追,一定要把它给抓住,千万不能让这两个人逃走。”

    “这独孤伦刚才也受伤了,为什么他们可以跑得那么快?”

    “有谁知道!你一定要把他们给杀死,让你不要让陈玄回去,呵呵,我一定要给端木阳泓大人报仇!”

    陈玄脚步不停,他已经将体内的真元之气全部都已经施展出来了,也让它的速度达到了极致,独孤伦自然也同样如此,吃掉了陈玄给他的龙灵丹,速度也同样增加了不少。

    在前方,陈玄感受到一股凶悍的气息浮现,这也让他感觉到有些不妙。

    “啊,不会吧,这只乾元幻翼蛟龙为什么还在后面追赶我们……”陈玄的脸上满是震惊之情,只有雷云城的武者追杀他们,已经让陈玄落荒而逃了,若是再加上一只乾元幻翼蛟龙,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但是还很有可能把命赔在这里。

    “这只乾元幻翼蛟龙实在是太可恨了,毁了我们的天龙城,今天居然还想要追杀我,我一定要把这只乾元幻翼蛟龙给弄死!”

    陈玄脸上满是杀气,只可惜这是乾元幻翼蛟龙的修为达到了神罗境界四重,陈玄现在的修为根本没有办法对付那头乾元幻翼蛟龙了。

    不过,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陈玄发现他的前方原来是风雷山谷,这个风雷山谷之中,妖兽横行。

    陈玄自然也听说过这风雷山谷,在这风雷山谷当中存在着许多凶悍的妖兽,而且极其的危险。

    “现在我们怎么办?”

    独孤伦听到了前方风雷山谷之中传来了一声声妖兽的呼号声,脸上的神情也变得紧张起来。

    仔细的观察着前面的风雷山谷,陈玄只能无奈的说道:“咱们还是投进去吧,前有狼后有虎,若是在这里等着,肯定会被雷云城的人给遇到,再加上那只乾元幻翼蛟龙还在天空中盘旋。”

    说不定我们进入风雷山谷,指着乾元幻翼蛟龙就不敢进入了。

    风雷山谷里面不仅仅只有一种强悍的妖兽,还有许多更加强悍的王者级别的妖兽,即便是乾元幻翼蛟龙也没有胆子直接进入,毕竟这些强悍的妖兽都是有地盘意识的,纵然已经强悍到了神罗境界四重的乾元幻翼蛟龙,若是进入了风雷山谷,也很有可能会遭到其它妖兽的围攻。

    现在还有什么办法?

    陈玄苦笑一声,他知道现在的情况根本就容不得他们去选择,如果不往风雷山谷里面逃跑,一旦被他们给抓住了,等待陈玄的下场就只有一个,被这只乾元幻翼蛟龙给弄死。

    陈玄可不想死的那么早,他急忙对独孤伦说道:“现在就只有一个办法了,独孤伦,说不定咱们运气好,进入了风雷山谷,还不一定会被妖兽给碰到。”

    “陈玄,我似乎听到了一个传闻,当初在我们天龙城上方交战的两头乾元幻翼蛟龙,其中有一个乾元幻翼蛟龙就在这风雷山谷里面。”

    “难怪我们刚才居然在那里遇到了一只!”

    陈玄缓缓说道。

    “逃。”

    陈玄毫不犹豫,他知道现在的情况非常危机,若是继续在这里停留,不管是被乾元幻翼蛟龙给遇到了,还是被雷云城的武者被追到了,都免不了一个死字。

    也管不了三七二十一了,陈玄的修为也能收敛体内的气息,即便是进入了风雷山谷,也不一定会被妖兽给发现。

    于是,陈玄和独孤伦两人一起,一头扎进了风雷山谷之中。

    刚刚走进了这个放在风雷山谷里面,陈玄就变得谨慎起来,时刻注意着,他已经隐约感觉到了一股股凶悍的气息,在周围伺机待发,很明显,这里已经有许多妖兽注意到他们了。

    蓦然间,陈玄突然发现前方出现了一只天照魔翼虎,感受到了这只天照魔翼虎身体之中凝聚出来的破元之雷,陈玄顿时变得精神起来,缓缓的抽出了燎原剑。

    “小心一些,这只天照魔翼虎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还好我们现在仅仅只是在风雷山谷的外部,没有被这些天照魔翼虎给遇到,不然的话我们就危险了。”

    陈玄低声说道。

    “陈玄兄弟,我们现在怎么办?”

    独孤伦急匆匆的问道。

    在这诺大的风雷山谷当中,危险的妖兽时刻都存在着,尤其是风雷山谷里面还有一头乾元幻翼蛟龙,这就让这风雷山谷变得更加危险了,作为远近闻名的危险地域,陈玄若是不时刻保持注意,就很有可能被天照魔翼虎的偷袭。

    “哎,咱们先试着往前面走走,我们现在仅仅只是在风雷山谷的外围,若是被雷云城的人发现了,他们肯定会进来杀我们的。”

    陈玄谨慎说道。

    “嗯,好的!”

    独孤伦立即点头。

    现在陈玄身受重伤,而独孤伦要稍微好上一些,所以独孤伦便走在了前方,拨开了幽暗的丛林,开始在这风雷山谷里面不断的探索。

    在他们的前方,又是一只天照魔翼虎的嘶吼声散发了出来,陈玄立即驱逐燎原剑,他感觉这天照魔翼虎朝着他们越来越近了。

    “我似乎感觉到天照魔翼虎过来了。”

    陈玄精神的说道。

    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两只天照魔翼虎,正在朝着他们不断接近,在这风雷山谷里面,天照魔翼虎的数量是很多的,尤其是这些天照魔翼虎体内本身就蕴含着破元之雷之力,他们的速度可是不慢的。

    陈玄知道想要从他们的手上逃脱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与其现在逃跑,倒不如跟他们在这里交战,说不定还有一丝能够离开这里的机会。

    蓦然间,陈玄看到前方出现了一道凶悍的紫色雷光,朝着他的身体砸了过来。

    这道汹涌的破元之雷砸在了地面上,顿时将周围的空地当中祭出了一道深坑,至于陈玄则敏锐的躲避了过去,虽然已经负伤了,但是他的妖魂之力却不自觉的施展了出来,也让他的速度在一瞬之间增快,根本就没有给他们反抗过来的机会。

    又是一道破元之雷朝着陈玄劈了下来,陈玄和独孤伦纷纷取出了武器,一道凶悍的燎原剑气从他的体内绽放而出,朝着这只天照魔翼虎狠狠的杀了过去。

    天照魔翼虎的巨大身躯当中,满是雷光闪烁,在短短的一秒钟,天照魔翼虎就直接冲到了陈玄的身前,张开了血盆大口,直接朝着陈玄的脖子咬了下来。

    甚至陈玄感受到一股可怕的力量,直接将他的身体给击飞,只感觉自己胸口一痛,陈玄将手放了上去,才发现鲜血早就已经渗透了他的衣服。

    “该死的,这些天照魔翼虎的力量确实不弱,你能不能把他们给杀死?”

    陈玄问道。

    独孤伦举起了巨剑,挡在了陈玄的身前,是转出了独孤家族的剑法以后,让独孤伦整个人身上都散发出了一阵阵骇人的气息,狂暴的力量顿时释放,即便是这些天照魔翼虎对他发动进攻,也仅仅只是将他的身体击飞半步。

    但独孤伦瞬间反应过来,在他的丹田当中,凝聚出了一道道凶悍的真气,在这股力量集结出来之时,不过顿时将剑气挥砍的出去,砸在了远处的两只巨大的天照魔翼虎的身体上。

    天照魔翼虎虽然拥有极强的攻击性,但是他们的防御力却没有那么强,身上的皮毛仅仅只能挡得住神罗境界一重武者的进攻,但是独孤伦的剑气却没有那么简单了,早就已经在瞬间击破了他们身边的炼体之力,直接打在了这两只天照魔翼虎的身上。

    看到自己的进攻,将这两只天照魔翼虎给击飞出去以后,独孤伦也顿时哈哈大笑,寒声说道:“你们这两只小小的杂鱼居然还想要在这里偷袭我们,陈玄兄弟,看来今天我们有天照魔翼虎肉吃了,我还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些天照魔翼虎,先尝一尝它们的味道,看看这些天照魔翼虎怎么样。”

    陈玄并没有放松警惕,而是死死的注意着前方,虽然独孤伦在刚才的进攻当中占据了一些上风,但是他却非常清楚,想要将这些天照魔翼虎全部都给杀死,可不仅仅只是爆发出炼体真气就能做到的。

    最重要的还是要时刻保持重心,而此刻陈玄在一次聚集着炼体之力,一重朱雀之火顿时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