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一闲下来,裴心悠的肚子就饿了。

    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裴心悠打算叫酒店送点饭菜到家里来,沈觉却说一起出去吃吧。

    裴心悠见沈觉这么诚恳的样子,盯着饥饿的肚子,跟着沈觉上了车。

    路虎停在了一个小巷子外面,沈觉掺着裴心悠下了车,裴心悠突然使坏的叫了一声“小觉子”。

    “有什么吩咐啊,娘娘?”沈觉十分接戏,顺着裴心悠应道。

    “我们这是上哪儿吃饭啊?”

    “馆子呗!”沈觉回头朝裴心悠笑了笑,牵着她进了“馆子”。

    跨进大门裴心悠才想起来,这是跟沈觉“结婚”那天,沈觉带他来吃饭的地方。

    老两口还是一如往常的乐呵,见裴心悠大着肚子,便更加亲切了几分。

    “进来坐吧,饭菜早就准备好了。”大妈笑盈盈的说道。

    裴心悠侧头疑惑的看着沈觉。

    “嘿,我照着你的胃口,先点了几个菜,咱们先吃着,你再看看还想吃什么。”沈觉说。

    裴心悠被沈觉牵了进去,看着这一大桌子的饭菜,心里想的却是这厨子做菜的速度真快。

    从市中心裴心悠的公寓到这里,不过半个小时不到的车程,这小圆桌上摆了精美的五菜一汤,糖醋排骨,双椒猪蹄,剁椒鱼头,还有跟盘子一样长的一条烤鳗鱼,清炒了一个莲白,还有两个小罐子的莲藕排骨汤。

    秋天的莲藕粉嫩软绵,每一口都能拉丝,老两口在炖汤的时候还加了干辣椒和少许花椒进去,瞬间让寡淡的味道变得丰富起来,辣味正好对了裴心悠的胃口,一碗汤下去,浑身都暖和起来了。

    “我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带我来这里吃饭,”裴心悠用筷子戳了戳猪蹄,沈觉眼疾手快的将上面软糯的胶原蛋白给裴心悠分了出来,夹到碗里,裴心悠低着头吃了一口,嚼了好一会儿,又开始说道,“我记得上次点了一个西湖醋鱼,还有虫草花炖鸡汤,还有什么?”

    “还有一个虎皮鸡爪,蘑菇小炒肉。”沈觉答道。

    “哥,你记性真好,不过我可能好久都不想再吃蘑菇了。”裴心悠想着在岛上的日子,几乎每天都有蘑菇,硬生生就快要将自己给吃成蘑菇了。

    “没事,咱们吃其他的。”说着,沈觉给裴心了夹了一块糖醋排骨到碗里。

    裴心悠最近喜食酸辣,一口酸一口辣,似乎就能长长久久的吃下去、

    裴心悠夹起糖醋排骨咬了一口,脸瞬间皱了下来。

    “怎么了心悠?”

    “哥……那是话梅……”裴心悠被话梅的核崩了牙,皱着小脸将话梅给放到骨碟里。

    “呀,我真是个爆眼!”沈觉自责的说道,接着并不怎么明亮的灯光,重新给裴心悠夹了一块糖醋排骨。

    “我保证,这次一定是货真价实的糖醋排骨!”沈觉说。

    “嗯,我仔细看了,应该是的。”裴心悠喜滋滋的咬了一口,果然。

    一口下去,排骨上的肉和骨头十分轻松就分离开来,糖醋味道浓郁,十分入味,排骨肉一点不柴,一碟子糖醋排骨,有大半都被裴心悠吃了。

    两人吃过晚饭,也差不多快十点了,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时候,能看到城市里的万家灯火。

    怀孕的裴心悠喜欢热闹,突然觉得万家灯火与缭绕的云海一样好看。

    体会过热闹,便不觉得喧嚣,喧嚣是人间烟火,是家的方向。

    沈觉掺着裴心悠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这老式的院子门槛很高,沈觉牵着裴心悠的时候,越发会小心一些。

    “我看小姑娘喜欢吃,这些也拿回去吃吧。”临走的时候,大妈跑出来,递给沈觉一个打包盒。

    裴心悠低头看了一眼,一个透明的大盒子,慢慢都是焦糖色的排骨。

    明明刚才才吃过,瞬间又有些馋了。

    沈觉看着裴心悠的模样心下一笑,结果打包盒,冲大妈道谢。

    “不客气,有空常来,大妈给你们做好吃的。”大妈将沈觉和裴心悠送到门口,裴心悠跟大妈道了别,两人朝巷口走去。

    深秋的街道,满是干枯的梧桐树叶,又被秋雨给润得湿湿的,踩上去松松软软,十分舒服。

    走出巷子,外面是开阔的天空,巷口可以看到江边的高楼掩映,隔岸能看到江的两边,不一样的繁华喧嚣。

    吵吵嚷嚷的,真好。

    裴心悠听着人来人往的声音,心里却说不出的宁静踏实。人来人往,才是生活,才有烟火。

    姚云儿听说裴心悠和沈觉搬回市中心了,兴奋得一晚上没睡好觉,第二天一大早就去采买了一大堆的东西朝沈觉和裴心悠的公寓送过去。

    裴心悠还没睡醒,沈觉出来开的门,沈觉和姚云儿大眼瞪小眼,看了一眼门口那几大包东西,还有保安往这边在拎,瞬间就懂了。

    “这次应该没有几十万的锅了吧?”沈觉笑道。

    “不会了不会了,”姚云儿连忙摆手,“上次阿新就说过我了。”

    “真的假的?老李也舍得说你?说你什么?”沈觉将那几大包东西给拎了进来,堆在客厅,朝姚云儿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说送礼物不是我这样送的,差不多就是说,朋友之前是平等关系,如果我送太贵重的礼物,人家不能回礼,就会觉得欠了人情,这样就不太好了,不过他也说了,送再贵的你们也回得起,只是下次不要当着你的面送了。”姚云儿到不觉得有什么,直言不讳全都说了。

    “哈哈,”沈觉笑了笑,“下次下棋不会再让着老李。”

    “哎,你别记仇啊,真是,我当你是自己人才跟你说的。”姚云儿嘟囔道,朝沈觉指了指地上一个袋子,“沈老师,帮我把这个拎到厨房去呗。”

    “你坐着吧,我来。”沈觉说着笑了笑,拎着袋子干活儿去了。

    裴心悠还没醒,姚云儿不会进去打扰她,坐在沙发上开始玩手机时不时瞄一眼在厨房往冰箱里塞东西的沈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