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

    韦贤妃领着乔贵妃和赵巧云过来时,韩擎正在给自己的妃嫔讲笑话:“五代时冯瀛王门客讲《道德经》首章,有‘道可道,非常道’。门客见“道”字是名,乃曰:‘不敢说,可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这只是韩擎以前偶然间在一本杂书里看到的一个宋朝的笑话。

    事实上,韩擎并不觉得有多好笑。

    可不成想,韩擎讲完,好多妃嫔都掩嘴笑个不停。

    甚至就连赵巧云都有些忍俊不禁!

    赵巧云想笑而不敢笑的样子,让韩擎越发得觉得这个少妇不错。

    带到桌旁,韦贤妃给乔贵妃和赵巧云找了两个座位,让她们坐下。

    赵巧云见状,有些犹豫!

    韦贤妃压低声音,道:“在内宅之中,大王许妃嫔不拘小节,故而,帝姬只需心里尊重大王即可,不必太过拘谨。”

    乔贵妃听言,示意赵巧云快坐下。

    赵巧云不再犹豫,搭边坐下。

    一丈青抓着韩擎的胳膊,道:“大王,再给我们讲一则笑话罢。”

    韩擎此刻很放松,因此不介意给自己的女人们讲几个笑话,让她们也乐呵乐呵。

    可韩擎也不能白让自己的妃嫔听笑话,尤其是不能白让一丈青听笑话。

    所以,韩擎扭头对一丈青道:“让我再讲一则笑话,非不可也,不过马头领要亲我一口。”

    虽说成为韩擎的亲卫头领之后,经常看到不堪入目的画面,而且一丈青心里也清楚她早晚会是韩擎的人,可一丈青到底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让她当众主动亲韩擎,她还真是有些不敢。

    甚至,在韩擎这话说完,一丈青脸都红了,一点都不复当初她跟战友说笑时的洒脱。

    内史曹妙婉见了,笑道:“马头领怕甚么,大王又不会吃了你,只会好好疼你。”

    内史卜女孟也激一丈青道:“都说马头领巾帼英雄,怎么连这点事都不敢,你看我,同样未被大王临幸过。”

    说罢,卜女孟就凑到韩擎身边,然后羞答答的在韩擎脸上亲了一口。

    亲完,卜女孟就欲离开。

    不想,韩擎却一把将卜女孟抱入怀中,让卜女孟坐到了自己的腿上。

    卜女孟大喜!

    不过卜女孟没忘正事,她一搂韩擎的脖子,然后对一丈青道:“如何?马头领连我都不如吗?”

    只有十二岁的使令魏猫儿,道:“我亦不怕。”

    说罢,魏猫儿也来韩擎脸上“吧唧”一口。

    一丈青这回受不了了,她道:“亲就亲,有何可惧?”

    说罢,本就坐在韩擎左侧的一丈青就向韩擎的脸亲来。

    不过,一丈青说得仗义,也够干脆,可真亲过来时,一丈青却把眼睛闭得死死的。

    见此,韩擎把脸一转,直接跟一丈青来个亲嘴。

    一丈青感觉有些不对,睁开眼睛一看,顿时大羞,道:“大王~”

    众女都是大笑不已!

    而一丈青则被笑得面红耳赤和不知所措!

    见一丈青有点下不来台了,内史席进士帮着扭转话题道:“大王,马头领可是亲过了,您的笑话呐?”

    韩擎把一丈青搂入怀中,道:“我何曾说话不算数过,待我讲来。”

    被韩擎搂入怀中后,一丈青终于有藏身的地方了,然赶紧把头埋在韩擎和卜女孟之间。

    也就在这时,韩擎说道:“有徽人开典而不识货者,一人以单皮鼓一面来当,喝云:“皮锣一面,当银五分。”有以笙来当者,云:“斑竹酒壶一把,当银三分。”有当笛者,云:“丝绢火筒一根,与银一分。”后有持了事帕来当者,喝云:“虎狸斑汉巾一条,当银二分。”小郎曰:“这物要他何用?”答云:“若还不赎,留他来抹抹嘴也好。””

    众女一听,皆笑得前仰后合,就连躲在韩擎怀中的一丈青都笑得合不拢嘴。

    大家笑了一阵,内史俞玩钥对晏贞姑说:“晏头领再亲大王一口,让大王再与我等说一则,如何?”

    不想,与一丈青羞答答不同,平日里高冷不苟言笑的晏贞姑听言,很干脆的就在韩擎脸上亲了一口。

    众女诧异晏贞姑的干脆,韩擎却冲俞玩钥道破其中关键:“你错算矣,前日在御前,我已为晏头领开宝,她焉能怕你之激?”

    众女恍然大悟,不过还是有人啧啧称奇:“不想,大王未先临幸性格爽利的马头领,而是先临幸了性格冷厉的晏头领!”

    晏贞姑冲韩擎道:“我已亲罢,大王当再讲一则。”

    见晏贞姑很有一股“大王你要是不讲,便是厚此薄彼”之意,韩擎无奈的摇摇头,道:“一女前行而裙夹于臀缝内者,一男从后拽整之。女顾见,疑其调戏也,遂大怒。男躬身曰:“娘子请息怒,待我依旧与你塞进去,你再夹紧何如?””

    讲这个笑话的同时,韩擎还拿不苟言笑的晏贞姑做示范。

    听了韩擎的笑话,再见高冷的晏贞姑的窘态,众女全都花枝乱颤。

    见韩擎与一众妃嫔女官、女侍卫如此其乐融融,从在角落里的乔贵妃和赵巧云既诧异,又心生向往。

    韩擎与众女又吃吃说说笑笑了一会,乔贵妃和赵巧云始终找不到引起韩擎注意力的机会。

    见此,乔贵妃在赵巧云耳边说:“你装东西掉了,然后从桌底爬过去……”

    赵巧云听罢,目瞪口呆!

    赵巧云觉得乔贵妃的办法太夸张了,周围这么多人在,她怎么能当众做出这种事?再者,万一惹怒了韩擎怎么办?

    见赵巧云面皮如此之薄,乔贵妃有些恨铁不成钢,更担心赵巧云错过了这个她好不容易才为赵巧云争取到的机会之后,就没有下个机会了!

    又催促了赵巧云一会,见赵巧云不仅还是不肯去,竟然还假装听不见她说话。

    “我为何会生了一个这么不开窍的笨女!”

    乔贵妃一咬牙,道:“好,你不去,我去!”

    说罢,乔贵妃就故意碰到了她的筷子,然后就蹲下去捡筷子。

    可人蹲下去了之后,乔贵妃却没有捡筷子,而是一闪身就钻到了桌子底下,然后就向着韩擎爬了过去……

    ……

    ……

    求推荐,求收藏,求各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