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葛羽看了那瘦猴儿一眼,目光有些冷,顿时吓的瘦猴儿缩了一下脖子,嘿嘿一笑,说道:“羽爷,我刚才什么都没有看见,我这张臭嘴!”

    说着,瘦猴儿还给了自己一巴掌。

    现在黑小色被黑龙派掌握的事情,知道的人还不多,葛羽只能希望这件事情越晚一点儿传出去越好。

    这事儿一旦传开了,不光是黑小色有生命危险,就连武当就会受到很大的牵连。

    有人若是说武当的人跟黑龙派勾结在了一起,武当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那瘦猴儿十分精明,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瘦猴儿心有余悸的发动了车子,朝着庞家两兄弟逃走的方向追了过去,那边有人一直都在跟着他们。

    车子一路行驶了二十多分钟,很快就要离开市区的时候,突然间,瘦猴儿接了一个电话,顿时脸色大变:“什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怎么了?”葛羽问道。

    “出事儿了,有人拦截了庞家两兄弟的车,跟他们打了起来,那人好像很厉害,我们负责监视的人一看情况不妙,立刻撤离了。”瘦猴儿惊恐道。

    “拦截庞家两兄弟的人有几个?”葛羽又问。

    “就一个,还带着面具。”瘦猴儿道。

    一听对方带着面具,葛羽顿时紧张了起来,连忙又问:“什么面具?”

    “好像是一个狐狸脸的面具。”瘦猴儿道。

    “赶紧开车,追过去瞧瞧。”葛羽再次吩咐道。

    瘦猴儿加大了油门,车子开的飞快,十几分钟之后,就开出了市郊,在半路上遇到了那些负责监视庞家兄弟的万罗宗的人,两边的人汇合到了一处,继续朝着朝着那个方向行驶而去。

    这次?又往前开了十多分钟,在一个偏僻的小路上?葛羽看到血腥而不可思议的一幕。

    庞家两兄弟,还有他那些保镖开来的四辆车,此刻全都歪歪斜斜的停在一边,还有一辆车侧翻进了沟里,冒着白烟。

    而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七八具尸体?都是庞家两兄弟的保镖。

    在侧翻到沟里的那辆车子旁边还倒着两具尸体。

    其中一个是胖头鱼?另外一个是庞通。

    胖头鱼已经是彻底没戏了,脖子上被人斩了一剑?那一剑差点儿将他的脑袋割下来,就连着一层皮。

    那庞通是心口中剑?倒在血泊之中,口中不断涌出血沫子,已然气若游丝?马上就要断气了。

    葛羽和钟锦亮看到这幅情景?再次大吃一惊。

    葛羽没敢犹豫?立刻跳到了沟里?从身上拿出来了一颗吊命用的丹药,掰开了那庞通的嘴巴?将药送进了他的嘴里。

    怕他吐出来?葛羽一捏他的脖子?让其将那颗吊命用的丹药直接吞进了肚子里。

    这药只要吃了?便可凝聚魂魄三天不散?前提是那庞通必须还有一口气在。

    这丹药吞下去,庞通暂时是死不了了?但是心口的位置仍旧在滋滋冒血。

    这种情况,就算是送到薛家两位老爷子那里,估计也很难救活吧。

    可是葛羽还有关于小叔的事情没有问出来?暂时还不能让他死。

    有些手忙脚乱帮着那庞通处理了一下伤口,总算是止住了血?那心脏上被扎了一个口子,估计很难活命。

    葛羽处理了一下满手的血污,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几个万罗宗的人,问道:“刚才是什么人拦住了他们的车子?”

    “一个带狐狸面具的人,突然出现在半路上,一剑就将最前面的那辆车给挑进了沟里,当时我们离着他们还有一段距离,看到这情况,就知道那拦路之人必然是十分厉害的高手,就我们肯定也不够给的,所以就撤离了回去,遇到了你们,后面发生了什么,我们就不知道了。”一个万罗宗的人心有余悸的说道。

    葛羽四顾了一眼,看了一圈地上的尸体,就连车子里也检查过了。

    顿时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儿,并没有找到小媚的尸体。

    钟锦亮也瞧出了关键,看向了葛羽道:“羽哥,是不是黑龙派的人动的手,杀人灭口?”

    “黑龙派的人好像没有理由杀了他们兄弟二人吧?”葛羽疑惑道。

    “是不是不想让我们查出来小叔的事情?”钟锦亮又道。

    “我找小叔跟黑龙派有什么关系?”葛羽道。

    “这个……”钟锦亮挠了挠头,顿时也有些糊涂了。

    当年黑龙老祖的实力,应该还不能干掉葛羽一家人。

    黑龙老祖也不可能带着一个日本面具去葛家杀人……

    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了,到底是什么人对庞家兄弟下的手?

    正在众人手足无措的时候,突然间,从不远处快速的行驶来了七八辆车,万罗宗的人一看到那些车子,顿时有人些慌乱起来,忙道:“羽爷,不好了,是特调组的人过来,咱们赶紧跑吧……”

    “慌什么,这些人又不是我们杀的,你这么一跑,对方更加怀疑了。”葛羽道。

    说话间,那些车子快速的逼近,很快从车上跳下来了十几个特调组的人,然后还有二十多个全副武装的特警,将他们几个人团团包围。

    “举起手来,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一个特调组的人怒声道。

    “不要误会,自己人,我是玄门宗的葛羽。”葛羽朗声道。

    “我管你是谁,在我们日昭行凶杀人,就要伏法,将他们全都抓起来。”一个看着像是领导的人怒声道。

    “这些人不是我们杀的,我们也是刚到。”钟锦亮连忙道。

    “真不是我们杀的,我们车子里有行车记录仪,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是一个带着狐狸面具的人杀了这些人。”一个万罗宗的人道。

    当下,那特调组的领导连忙让人去查,找到了万罗宗那车子中的行车记录仪,正好看到了那带着狐狸面具的人,挑翻庞家兄弟车子的画面,这才消除了他们的疑点。

    那领导使了一个眼色,周围那些持枪的武警顿时放下了手中的枪械。

    此时,葛羽已经将玄门宗的令牌拿了出来,丢给了那特调组的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