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

    慕容九这就是老马失蹄——居然被一个小番僧晃了一下,没能在他威胁人质之前,便解决了他!

    而楚鹿人虽然没有看到刚才她失蹄的一幕,也没有在这小番僧身上,发现手指残疾的“铁证”,但是从一些蛛丝马迹中,还是觉得此人很可能是狄云!

    也就是《连城诀》的主角,全书为数不多的“好人”之一,也是金庸系列中,角逐最惨主角的有力竞争者

    本来狄云以为,自己只是师从农户、学了些庄家把式,只想以后和师妹男耕女织的一辈子——连一起泛舟江湖这种梦想都没有。

    相比于令狐冲,还少了些浪荡、少了些豪气,只是本本分分的老实人。

    然而却被一个宝藏,卷入了重重阴谋之中,先是被陷害奸**女,被关入大牢、受刑拷问数年,期间被砍断了右手五根手指的第一节,而且在狱中得知,自己师妹已经嫁给了陷害自己之人……

    之后逃了出来,却又因为穿着,被误以为是血刀门的淫僧,第一次遇到铃剑双侠,就汪啸风驾马踩断了腿……

    不过也正是这倒霉之中,也透着些“幸运”,否则就不是武侠,而是现实。

    因为在狱中自杀,他终于取信于同在狱中的丁典,丁典在他断气之后,确信他不是“卧底”,于是趁热用《神照经》的起死回生之能,将他救活过来,并且将《神照经》传给了他。

    逃狱后丁典被毒死,空有内力、不擅争斗的狄云,虽然被铃剑双侠当做淫僧,但也“幸运”的被血刀当做是自己徒子徒孙,不仅救了他,还传授了他《血刀经》!

    至此,狄云正邪合一、内外兼修,等到出雪谷时已经是天下数一数二的高手……

    只是这些“幸运”,对狄云来说,都不是很重要,甚至……如果知道还有后面的不幸,狄云恐怕也不希望自己如此“幸运”。

    不过现在眼看已经疾风骤雪,疑似狄云的小番僧,见血刀老祖情况不妙,晃了慕容九一手,接着架住了水笙,威胁众人住手!

    血刀老祖固然是恶人,可是……狄云现在已经没有选择,所有人都当他是血刀僧,他想说自己的秃头和衣服,乃是为了保全丁大哥的尸体,取信宝象恶僧时,做了最简单的易容——将自己狱中多年长出的胡子、头发,全都自己薅了去!

    然而这话会有人信吗?

    不去找万圭报仇也就罢了……可是自己还答应丁典大哥,将他与凌小姐合葬,都还没有做到——狄云不想死在这儿!

    所以他只能和血刀老祖,先撑着这一艘“船”……

    “小师傅,我看你目光坦荡,不像是血刀恶僧。”楚鹿人一句话,将峨眉弟子们的叫骂声全都堵了回去。

    而这小番僧一听这话,眼泪都要下来。

    “嘿嘿,怎么?楚太岁还想叫我这徒孙儿,放了水小妞,好把我们爷孙给你杀吗?”血刀老祖这时冷笑道。

    小番僧闻言,紧张的又将刀握紧了几分。

    “无妨,小师傅,你可以信不过我……不过现在慕容公子、武当的俞二侠,还有峨眉的高徒都在这里,可以做个见证,我楚鹿人愿与你指天盟誓!你将水姑娘放过来,我保证你是要痛改前非也好、要回藏地也好,川蜀之中,谁想因此事杀你,我红白太岁便先杀谁!”楚鹿人掷地有声的说道。

    狄云闻言,在风雪中眼圈一红,瞬间眼角都结出了冰晶。

    而血刀老祖则是脸色一变,显然没料到楚鹿人如此生性……

    这种话是随便说的?若是这小番僧今后成了大祸呢?

    到时被他祸害之人,要不要将楚鹿人也恨上?

    而且什么叫谁要杀这小血刀僧,你便先杀谁……这么明目张胆的,与“恶人”指天为誓,还立誓要杀其他行侠仗义之人,这是侠义道所为吗?

    不过一旁的俞莲舟也不得不承认,楚鹿人的法子最是稳妥,先救了人质,之后只是要放过一个“从犯”而已。

    水笙这时也十分感动……

    想当年自己和师兄,还一起背地里编排当时地榜七十二的楚鹿人,甚至想叫他丢个人。

    而且……在师兄在刘府,因为楚鹿人的事情,被爹爹责怪时,自己还因此而迁怒于他,背地里和师兄一起,说了他许多坏话,而现在人家却担着恶名也要先救自己……

    一念及此,水笙心里生出许多羞赧与歉意。

    “好!楚兄如此有担当,俞某又岂能坐视?小师傅,你放了水侄女,我俞莲舟和楚兄一同保下你便是!”俞莲舟这时也不想楚鹿人自己担个骂名。

    当然,俞二侠说话就有分寸的多——是“保下”,不是“谁要杀你、我就杀谁”这么野蛮。

    “我……我相信两位大侠……”狄云红着眼圈说道。

    水笙也有些感觉到,这小恶僧似乎除了本身惊喜之外,还……有些是因为楚鹿人和俞莲舟的豪气而激动?

    慕容九冷哼一声,不搭理他们——朕还要光复大燕,要担骂你们来,朕懒得理你们!

    血刀老祖这时也不说话,谁都知道,只要小番僧将人放过去,他血刀就是死路一条。

    风雪越下越大……

    小番僧已经挪动着脚步,推着水笙往楚鹿人和俞莲舟的方向过来,虽然还是很紧张,用刀在水笙的脖子上架的死死地,但显然他已经决定要放人,只是还有些犹豫。

    有出于风险的犹豫,不过更多的,是出于血刀老祖,这些日子以来,对他还不错的犹豫。

    然而就在这楚鹿人和俞莲舟都已经松了口气、只是暗暗还都戒备血刀的时候,之前被血刀老祖摸了一把,自觉“受辱”的丁敏君,心下气不过,在这小淫僧经过自己,眼看也已经半松开了人质的时候,忽然挺剑一刺!

    在疾风骤雪这大自然的呼啸下,之前只是戒备另一个方向的血刀的楚鹿人和俞莲舟,也是在她出剑之后,这才反应过来。

    而血刀老祖却是在她刚刚握剑时,就已经露出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