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听说周富贵抓了多尔衮,梁军各将纷纷赶来。

    众人恨他扒开河堤,水淹百姓,许多梁军将领和士卒的军田,也被大水泡了。

    今年整个豫东地区颗粒无收,损失极为惨重。

    想着从黄泛区艰难跋涉,一路上看见被大水泡发的动物和人的尸体,还有倒在黄泛区的同袍,众人皆是一阵愤慨。

    梁军众将冲上去,对着多尔衮就是一阵拳打脚踢,郝摇旗连踹几脚,踢得他站立不稳,坐在地上,口鼻流血。

    徐黑虎又提起他的衣襟,甩手就是大耳瓜子猛抽,将多尔衮打得脑壳嗡嗡。

    堂堂大清摄政王,满洲皇族,多尔衮一直高高在上,连当面骂他的人都几乎没有,何况是这样直接当众扇他大耳瓜子。

    一时间,多尔衮羞愤欲死,内心几乎崩溃,情愿被梁军一刀砍了。

    这时,高欢摆了摆手,“都停手!”

    众人听了高欢发话,才骂骂咧咧的收手。

    这时高欢问周富贵道:“怎么抓到的?”

    周富贵笑道:“按着藩主的法子!臣先方才消息,说找到多尔衮的尸体,让俘虏放松警惕。然后便按着藩主之意,暗中观察,立时就发现了不少大鱼。”

    周富贵兴奋道:“那些八旗将领,开饭时慢悠悠,一看就是不愁吃喝的。军中吃饭,跟打仗似的,动作慢了汤都没得喝,别人一听开饭,便跑起来,他们却不紧不慢的走在后面。而且,还有些俘虏,把自己抢到的食物分给他们吃,臣就知道他们肯定不是普通士卒。臣在一旁暗中观察,便发现了多尔衮等人!”

    高欢露出微笑,“不错!除了多尔衮,还有谁被抓了!”

    周富贵笑道:“还有图赖、叶臣、范文程等二十余人。”

    高欢一拳捶在周富贵胸口上,笑道:“好!本藩再记你一功!”

    “谢藩主提携!”周富贵眉开眼笑,心中欢喜,暗道自己怎就这般走运。

    他没想到自己连立两件大功,这运气来了,真是挡也挡不住啊!

    这时高欢看了一眼多尔衮,挥手道:“押进来!”

    高欢转身走进节堂,之前他看见那具多尔衮的尸体,还特意将脸锤烂,便有些怀疑。

    没想到还真是多尔衮见无法逃脱,使出的计策,准备先混在俘虏之中,等待机会逃离。

    这时高欢走回中堂坐下,士卒们押着多尔衮跟进来,按跪在地上。

    多尔衮被梁军将领一顿暴打,口鼻流血,羞愤欲死。

    现在又被按跪在地上,口中不禁发出野兽般的嘶吼,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士卒死死按住了。

    这令他感到无比的屈辱,同时又为自己难以反抗,而感到极度悲愤。

    “啪啪”又是两声清脆声响。

    郝摇旗走上前去,便左右开弓,蒲扇般的巴掌,往多尔衮脸上呼,抽得他吐出一口鲜血,喷出几枚牙齿。

    “贼你娘的,节堂之上,嚎你娘啊!”郝摇旗喝骂道。

    这一下,多尔衮知道自己无法反抗,便再也没有任何反应。

    他知道落在高欢手中,自己必死无疑,现在他只想这一刻早点到来,让他赶紧结束被这样羞辱。

    高欢打量了多尔衮一眼,沉声道:“多尔衮,今你被擒,你可有话说?”

    多尔衮抬头看了高欢一眼,他曾经无数次念道过这个名字,也幻想过无数种,两人相见的场景。

    可是,绝对不会有一种,是现在这样的场景。

    在多尔衮的想象中,坐在中堂,志得意满,看着有人跪在脚下的人,应该是他。

    “高蛮子!今日兵败被擒,本王无话可说,要杀要剐细听尊便。”多尔衮怒吼道:“本王纵横中原,屠尔族无数,奸尔族妇人无数,这辈子值了!要杀便杀吧!哈哈~”

    他话音未落,便被徐黑虎一脚踹倒,“畜生,我弄死你!”

    郝摇旗等人义愤填膺,纷纷请命道:“藩主,让臣剐了这个畜生!”

    多尔衮被踹倒在地,口吐鲜血,却依旧哈哈大笑。

    高欢见此,知道多尔衮在求死,不过他本质还是怕死的,不然也不会藏在俘虏之中。

    高欢冷笑着摆手,让众将都退到一旁,然后看着多尔衮道:“本王暂时不会杀你!带下去劳改赎罪!”

    多尔衮愣住了,遂即对高欢破口大骂,“高蛮子你休想羞辱本王。”

    语毕,多尔衮忽然撞向堂上柱子,可眼见要碰上时,他却又本能的闪了一下,结果头破血流,人却没死。

    高欢不禁冷笑,有些魔鬼漠视别人的生命,能以残忍的手段杀人,可却没办法要自己的性命,需要借助他人之手。

    高欢冷哼一声挥手,“带下去!”

    多尔衮心灰意冷,方才这一撞,让他的本质暴露出来,高欢看清了他内心,并没有强大到真的不惧生死。

    这令他羞愤的想找个地方钻进去,如一滩烂泥般被拖走。

    多尔衮被带到永城的俘虏营地,回到营地他就绝食了,一连在地上躺了三天,想要把自己饿死。

    有几个旗兵,悄悄给多尔衮送东西吃,被梁军士卒抓住,押在营地中央。

    国安司的蒋之鄂,站在众多俘虏面前,朗声喝道:“在这里,只有通过劳动的人,才能换取食物。这几个人,妄图给多尔衮送吃食,破坏劳改营规定,立刻处死!希望大家以后不要犯这样的错误,争取早日宽大处理!”

    语毕,蒋之鄂一挥手,几名八旗俘虏,便被削首。

    这下没人再给多尔衮送食物,他又饿两天,便终于有些撑不住了。

    这时,一人忽然钻进窝棚,推醒了多尔衮,“主子爷!主子!”

    多尔衮睁眼一看,没看清来人,先看见了个烤红薯,顿时就强过来狼吞虎咽。

    “主子爷,您慢些!”那人一边给多尔衮捋背,一边劝说道:“主子爷,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越王勾践食屎迷惑吴王,终于卧薪尝胆,三千越甲灭吴。商汤被桀囚禁在夏台,周文王被纣王关押在羑里,晋文公重耳逃亡北翟,齐桓公小白逃亡莒国,最后都称霸天下。主子爷,眼下一定要活下去,活着才有机会啊!”

    多尔衮几口吞下整个红薯,才看见那人尽然是范文程。

    一个红薯下肚,多尔衮发现绝食这种死法,可能不适合自己。

    这让多尔衮十分懊恼,可听了范文程的话,又令他燃起斗志。

    既然死不成,只要不死,便还有出逃的机会。

    “好!从明天起,本王接受劳改,卧薪尝胆,等待时机!”多尔衮咬牙切齿。

    范文程闻语,不禁流下激动的泪水,“主子爷,您总算想通了!只要主子爷活着,奴才们也就都有一份希望啊。”

    语毕,两人抱头痛哭一阵,范文程才起身告辞,“主子,我先走了,明早叫您干活。”

    多尔衮点了点头,范文程遂即出了窝棚,来到外面,对蒋之鄂点头哈腰道:“大人,多尔衮答应劳改了!”

    蒋之鄂满意颔首,递给他一个鸡腿,微笑道:“带着他好好干,一万多人的夜香,你们的任务很重啊!”

    这批俘虏的清将,都先进行劳改,等待梁国朝廷的公省。

    如果劳改表现好,争取有立功表现,则可以适当的减轻罪行。

    范文程得知了梁军的政策,便主动自告奋勇,来说服多尔衮。

    次日一早。

    多尔衮做了一夜的思想建设,终于下定决心,如勾践般卧薪尝胆。

    这时,忽然一阵恶臭传来,多尔衮差点就吐了。

    他定睛一看,便见范文程推着独轮车,带上装粪的木桶,来到多尔衮的窝棚外。

    多尔衮不禁惊愕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来接主子倒夜香啊!”范文程麻利把车停好,“主子开工吧!不能耽搁了,有一千多桶,倒不完,没饭吃!”

    (求推荐,月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