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夏文锦说着,还转过头,特意一手一个,拉住华辜二人的胳膊,轻轻摇了摇,道道:“华叔叔,辜叔叔,皇甫公子特别派了这么好的马车过来接你们,这份好意你们可不能不领情!”

    皇甫宇轩:“……”

    他的笑容都僵了,可是他却不得不维持着那僵硬的笑容,点头道:“两位叔叔,请上车吧!”

    华辜二人虽然在京畿卫小校的位置待了几个月,已经在慢慢适应,也知道京城里尊卑高下,但性子里更多江湖人的爽利。

    再说他们觉得夏文锦说的有道理,既然这是轩公子的一片心意,这个面子必须给!

    所以,两人让了让,就上了马车。

    崔淮拿眼看自家公子。

    他赶马车,是因为马车里坐着自家公子。他可不是车夫。

    现在车里坐着的是华元明辜鸿信,这两个江湖草莽,有什么资格让他赶车?

    但是,要是公子也上车,和两个一身脏污,满身汗臭的家伙坐在一起,那也是有失公子身份的。

    他都为公子纠结起来。

    皇甫宇轩当然不想上这辆马车了。

    他平时锦衣华服,干干净净,光刚刚和华元明二人打个照面,那一股酸臭就让他觉得难以忍受!

    他正想着和夏万清父子去挤一辆马车,但是夏文锦又笑吟吟的看过来,道:“皇甫公子,你怎么不上车呀?这是你自己的马车,又宽敞又豪华又舒服,也只有你这样的公子才配坐。另外你一片盛情,两位叔叔一定很感激,你们正好好好聊一聊!”

    皇甫宇轩:“……”

    此刻他骂人的想法都有了,然而面对夏文锦含笑的眼眸,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古怪精灵的模样,那促狭的表情,那揶揄的神色,皇甫宇轩自然明白,夏文锦就是故意的!

    她是故意要看自己笑话呢!

    皇甫宇轩有心不让她看笑话,但是就这么上车还是需要勇气的,太臭了,就这么迟疑一会儿,夏文锦又道:“皇甫公子,你不会是不想跟我二叔三叔同车吧?也是,他们毕竟刚刚从牢狱里面出来,你怕沾染晦气是应该的!”

    皇甫宇轩:“……”

    真想把她的嘴给捂住。

    晦气什么的,他倒不怕,他是皇室子孙,有龙气护恃,他受不了的是他们身上散发的臭气罢了。

    但是,他也知道江湖人不拘小节,但凡他表现出来,之前他好不容易维持的好感,只怕就会摧毁殆尽。

    他立刻辩解道:“夏姑娘说笑了,本公子从来不信那些!”

    夏文锦笑道:“既然不是怕晦气,那么你一定是嫌两位叔叔身上脏!其实我这两位叔叔是顶爱干净的,身上并不脏!要是换成别人这么些天再出来,那你岂不是更加嫌弃?”

    夏文锦这话说出口,华元明辜鸿信的脸色果然就变了,他们的确好几天没有洗澡了,毕竟那是牢狱,就算有皇甫宇轩收买人心的招呼,也不可能像住客栈一样。

    难道不是自家人,就真的隔了一层什么吗?

    文锦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一个小姑娘都没有嫌弃他们,刚才还过来拉住他们的手臂,跟他们亲热的说话,可轩公子却嫌弃他们!

    皇甫宇轩目光一闪,就知道华辜二人在想什么,他只得忍着那股气息,往马车上爬,一边爬一边装着不在意地道:“小姑娘,我并不是有意把两位叔叔接走的,要是知道你已经备好了饭菜,我就不在酒楼订酒席了,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你这玩笑开的我都招架不住了!”

    他故意加重玩笑两个字,果然华元明二人便没再多想,笑道:“文锦就爱开玩笑,不过一般人她还不开呢。轩公子,看来这些天你和文锦的关系更加亲近了!”

    这时皇甫宇轩终于爬上了马车,迎面一股气息冲鼻而来,让他几乎呕吐,不过他用极强大的意志控制住了,还露出一个僵硬的假笑,道:“知我者文锦也,我也正想和两位叔叔多亲近亲近!”

    华元明的话让他心情愉快了不少。

    挤兑也好,捉弄也好,针对也好,只要有交集,就是好现象。

    夏文锦看着皇甫宇轩竟然真的上了马车,而且,还和华元明辜鸿信谈笑甚欢。一时也是嘴角微抽,这个人城府太深,在这样的情况竟然都不露馅。

    不过她仍然眼尖的发现,刚刚皇甫宇轩上车的时候,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那手指动下的力道,至少已经掐青了一块!

    看来他是用疼痛来阻止自己呕吐,转移注意力。

    没错,这就是她所认识的皇甫宇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必要的时候,对自己都狠,何况是对身边人呢?

    他不是想收买华二叔辜三叔吗?不是一直做出一副诚恳待人不拘小节的模样吗?那就让他好好享受享受吧!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夏万清。

    要是在早前她这么做,第一个出来阻止的就是她这老爹,甚至会主动要求与二叔,三叔同坐。

    但刚才她这般挤兑皇甫宇轩,老爹竟然什么都没说,只是笑呵呵的在一边看着!

    皇甫宇轩上车和华元明孤鸿信说了几句话,终于忍受不住了,他挑开帘子,把头伸到外面,呼吸新鲜空气,但却掩饰地对夏万清道:“夏伯父,马车上还很宽敞,你也一起来吧!”

    说话间,他的眼底有暗色闪过,刚才背夏文锦这般挤兑,他一时没想这么多,但现在一口新鲜空气的吸入,让他感觉活过来的同时,似乎把他脑子里面断掉的弦也接了起来,夏万清一直站在旁边冷眼旁观是什么意思?

    这时夏文锦已经走向夏万清,

    夏万清笑呵呵地道:“没关系,我这现成有马车,就别坐的那么挤了。老二老三现在最关心的大概是他们的差事。这件事只有你能回答他们,我在他们要问你反倒不自在。反正一会儿酒楼会见到,也不急在这一时!”

    皇甫宇轩打量了夏万清一眼,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异常来,看来他说的是真心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