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三个舍友摩肩擦掌,整装待发。

    他们头戴斗笠,身披皮甲,看起来好不威武。

    “你们在做什么?”

    白泽放下书本,拿起手边的茶杯喝了一口,看向他们好奇问道。

    “你不做些准备吗?”

    “要做什么准备么?”

    白泽呷了口茶,轻皱眉头。

    茶水被风吹凉,原本的苦涩味道更加重了,颜色也没有刚泡好时来得透亮。

    不过,提神醒脑的功效还是在的。

    这种茶叶是他在稀奇古怪街买来的,一个通宝一两。

    说不上贵,效果却不错。

    “今天不是要去观察异兽吗?肯定要做好万全的防护,万一受伤了怎么办?那可是异兽欸!”

    “你觉得会发生战斗么......就算真的运气那么差,你就算穿着皮甲,也挨不了它一下吧,还不如穿少些,跑得还会更快。”

    白泽摇了摇头,站起身来。

    “好像是哦......”

    时昊等人似乎还有些舍不得他们一身英姿飒爽的装备。

    思考一番后,伍弘毅和赵鸿羽还是脱下了皮甲斗笠。

    倒是时昊仍坚持穿着一身“异服”。

    好不容易能在上课穿别的衣服,他想了想还是没有换下。

    ......

    道寮学宫的赤鱬并非生活在城墙里,而是在野外的即翼湖。

    白泽他们想要赶到它的栖息地,需要离开学宫范围,乘坐植物章鱼小巴出城。

    对于绝大部分新生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异兽的机会。

    异兽是术士们对于山海灵墟中强大异常生物的统称。

    实际上,并不能把它们当成是一个整体来看,不同异兽的习性差异极大。

    因此,术士与异兽的关系也不是严格对立的关系。

    尽管存在异兽嗜好食人,术士们猎杀部分异兽获取修行资源的现象,但仍旧有部分异兽能够和人类和睦共处。

    像白泽他们今天要观察的赤鱬就是如此。

    赤鱬并非无害,只是它们与学宫定下了契约,所以不会出手伤害学生,学宫为它们专门塑造了舒适的栖息环境,提供充足的食物。

    而与之对应的,它们需要忍受偶尔的教学活动的“骚扰”,定期提供一些身体素材,诸如血液,皮毛,角质等等。

    当然,愿意和学宫定下这类契约的异兽,大多都具备极高的智慧,而且性格相对温顺,属于异兽中的“死宅”一族。

    约定出发的时间是早上九点。

    白泽四人准时赶到城门口的车站。

    班上的其他学生已经到了。

    七十多人分成前后两班章鱼车赶往城外的即翼湖。

    山海灵墟中的赤鱬们生活在青丘山的即翼之泽,学宫通过环境咒术改造模拟出了类似它们原生地的湖泽,取名为即翼湖。

    白泽坐在章鱼车的二层,身体伴随着车辆轻微晃动,他扶着把手,看着远处的学宫城墙一点点消失在山坡后头。

    草原,灌木丛,森林,周围的景色逐渐变得蛮荒,除了载具下行进的土路外,再也见不到人留下的痕迹。

    植物章鱼迈动着修长的腿,在高大的树木森林中灵巧地穿行着。

    白泽仰着头看着附近的巨树。

    它们树皮凹凸不平,每一棵的直径都至少有两人环抱粗细,粗壮的树干笔直地向上生长,似乎要把天空都戳出个洞来。

    阳光被头顶茂密的树叶遮挡,无法照进森林中来,也让林子里多了几分阴冷。

    “吱吱!”

    “嘶呼!”

    奇怪的野兽、昆虫的叫声不时在耳边响起,让处于“出游”兴奋状态下的新生们逐渐安静下来,意识到自己现在身处的已经不是安全的学宫中,而是暗藏野兽毒物的原始丛林。

    忽然,啪嗒一下。

    一只脑袋大小的节肢昆虫落在植物章鱼载具的窗户把手上,引得附近的几个女生发出尖叫。

    它外形可怖,圆盘下是密密麻麻的小足,腿脚上长满着黑灰色绒毛,一张全是锯齿的小圆嘴疯狂蠕动。

    让人看了忍不住毛骨悚然,后背似有蚂蚁在爬。

    “咒术「水波」。”

    “无尤若水!”

    一颗蓝色的水弹裹挟着汹涌的咒术气息狠狠地轰在奇怪昆虫的身上。

    “咚!”

    昆虫瞬间被打出车外,再也看不见踪影。

    “谢谢你,白泽同学。”

    几个被吓得惨白的小姑娘战战兢兢地看向白泽道谢。

    “举手之劳。”白泽把符笔收回袖中,点头淡淡说道。

    刚才的昆虫也是异类吗?

    他长这么大,还第一次见到体型如此巨大的虫子。

    异兽栖息的场所附近,异类的数量也会急剧增多。

    异类们是受到异兽血脉之力侵染变异的特殊生物。

    它们有强有弱。

    具体又可以分为普通异类和有名异类。

    普通异类基本上没有太多奇怪的能力,一般也就是外形上特别一些,就如刚才那只硕大的圆盘多足昆虫。

    而有名异类则是一些特殊变异体,由于血脉侵染的程度更深,它们往往具备独特的咒术能力,有如白泽之前斩杀的那头蜒蚰精,它就兼具轻微的幻咒能力。

    有名异类能力复杂多样,而且由于异兽侵染的混杂血脉的某种影响,他们对于“生物”,尤其是“人”有着不合常理的渴求。

    “出差”常世处理异常生物事件的术士们,大多面对的敌人就是各种各样的异类。

    它们尽管能力远不及异兽,但对常世凡人的危害却更大。

    白泽脑海中回忆着关于异类的记载。

    ......

    随着植物章鱼载具不断行进,周围的环境一点点变得开阔。

    在穿过密林后,景色豁然开朗。

    温暖的阳光,蔚蓝如海的天空,巨大湖泊,潋滟水光呈现在众人面前。

    “哇。”

    “好美。”

    一路上,被千奇百怪的异常生物吓得不轻的学生们,看到面前的开阔秀丽的景色,总算是松了口气。

    “好了,我们已经到了。”教授山海经图鉴课程的老师下车朝着学生喊了一声。

    地面的道路延伸到湖泊附近就中断了,植物章鱼载具缓缓停住。

    学生们陆陆续续走下台阶。

    白泽抽了抽鼻子,轻轻嗅着空气中的气味。

    树根腐烂的气味,夹杂着苔藓青草的泥土气息伴随着习习凉风扑面而来。

    他看向不远处的大湖,隐约有种说不上来的不协调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