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京都大学附属医院。

    位于住院部大楼最顶端的病房外,一名名柳家家臣护卫着,这时一名女子走来,众柳家子弟急忙迎上去。

    “柳玲大小姐!”

    “嗯,媛媛说的医生到了没有?”

    “还没有,柳玲小姐请进去稍坐吧。”

    众人让开了位置,柳玲抬步走进这豪华的病房。

    其中的病床上,一名男子昏迷躺在床上,身周还连接着各种检查仪器。

    而看到柳玲到来,早已在此等候多时的柳尚宇迎来。

    “玲儿。”

    “父亲。”

    “人到了吗?”

    “还没有。”

    柳玲说着,听此激动的柳尚宇又安静地坐回了病床边的沙发上,长叹一声后。

    “不是为父不相信你和媛媛,当真有人能治好这父亲都束手无策的怪疾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人确实缓和了媛媛的病情,或许这是一线生机。”

    “这…好吧,只要能让尚文醒过来,纵使有一线生机也要搏一搏。”

    话说着,眼见柳玲抬步坐到身旁,柳尚宇又问道。

    “话说柳南那个臭小子怎么没过来?”

    “他?你不知道吗,或许还在生你气吧。”

    “哼,当真是无理取闹。”

    柳尚宇说着,话语虽愤怒,但更多是恨铁不成钢的严父之态。

    而就在众人沉默之时,忽然间,柳尚宇感应到了什么,并对着窗外大喊一声。

    “什么人!”

    “……”

    无人回应,只见得一袭黑影略过,随后…

    “哦,好刺激!”

    “太高了,快让我进去!”

    稚嫩的声音传来,随后方芸兰、秦楚、秋奈美三人排队从窗外跳了进来,见此…

    “方芸可家的三个小家伙,怎么是你们?”

    柳玲惊讶之时想到了一个问题。

    这可是十二楼,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她正想着,忽见黑底红云晓袍入眼,宇智波鼬一步踏入。

    “怎么,不欢迎吗?”

    是晓的人冷家的那个小子!

    早已知情的柳尚宇暗想道,而见冷月已经落地,柳玲说道。

    “你就不能换个正常的方式进来吗?”

    “人多眼杂不方便。”冷月月说着,转头看向躺在病床上的刘尚文。“这就是你们口中的病人吗?”

    此话一出,柳尚宇明白了媛媛口中能够治疗这种怪病的医生便是晓的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以晓那诡异莫测的能力说不定真的可行!

    抱着这样的想法…

    “晓之鼬久仰大名,没想到媛媛能请得动您这尊大佛。”

    “那些客套话就不必了我只是执行我的任务罢了。”

    冷月月说着走到了病床前,写轮眼开启三叶风车花纹浮现其洞察到了刘尚文体内流动的灵能。

    而不出他所料,这跟柳媛一样,是类似的仙人体。

    她正想着身旁的小兰微微一惊。

    “这位叔叔…”

    “嗯,怎么了?”

    冷月月扭头看去听此小兰抿抿嘴道。

    “没有只是感觉好熟悉。”

    熟悉?

    如果说小兰体内的原始神树细胞是完美的仙人体那么柳尚文与刘媛媛的仙人体又和小兰有什么关系呢。

    本能感觉到其中有某种联系冷月月提取了柳尚宇的血液,同时问向一旁刚刚放下手机的柳玲。

    “我能问一下这种病毒的由来吗?”

    被问起此,柳玲没有说话,只是看向一旁的父亲,他直言道。

    “五年前的那场兽潮灾难,你听说过吧。”

    “略有耳闻。”

    “灾厄巨兽现世,我柳家以尚文带队前去支援央都却不料遭遇神秘巨兽袭击,虽有冷家火神冷业出手相救,但全员上下,仅有尚宇一人存活,而此后他也就这样了。”

    “意外感染?我听到的版本可不是这样的,柳媛亲口跟我说过,此为先天疾病,并非后天获得。”

    “……”

    柳尚宇陷入了沉默中,而冷月立即反应过来,其中有问题。

    “你能明白,一个父亲为了女儿能够继续做医疗灵能者选择以身试药的决心吗?”

    “以身试药…”

    冷月眼神微眯,而这么说来。

    感染的并非是柳尚宇,而是柳媛,身为医疗灵能者世家嫡子,柳尚文自然不可能放任女儿不管,所以…

    “当年媛媛等一众柳家小辈被困央都岚城,尚文带人拼死营救,得到的却是身中这神秘病毒一个个死去的尸体,仅存媛媛一人,之后…”

    柳尚宇说着,没有了声音,而看到他脸上自责的表情,冷月月明白了什么,柳玲则是接着他父亲的话继续往下讲。

    “为救媛媛,须以猛药相医,所谓医病三分,伤身七分,若控制不好量,解药便是毒药,所以为保证成功,我父亲与爷爷亲开药理,尚文叔则感染病毒,以自身试药一次次调整,最后虽救回了媛媛,但是尚文叔也便就此没有醒来过。”

    柳玲说着,听此冷月看向床上的中年男人。

    为父为医,他都尽到了最大的责任,而至于说自责的柳尚宇。

    虽说其救回了媛媛,但拿自己的兄弟试药,以致落得这个下场,对他打击也很大吧。

    而由此便引出了之后的事故…

    “父亲,不是我说,小南愿意学医是他的事情,当年也并不是…”

    “够了,往日不要再提,鼬阁下,今日就全拜托你了。”

    柳尚宇直接中断了话题,冷月月听后明白了什么,但也没有点破,只是另一边…

    唰唰唰

    条条藤蔓蔓延而出,小兰竟释放木遁将柳尚文的身体覆盖。

    “小兰?”

    “不…不是我。”

    方芸兰说着,听此冷月月一愣,开启写轮眼探查。

    此时方芸兰体内的原始神树细胞被唤醒,它们仿佛被什么吸引,竟然主动释放木遁吸附在了柳尚文的身体上。

    “病毒…被木遁吸收了!”

    惊讶之中,冷月发现了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

    原本方芸兰体内的原始神树细胞需要因陀罗的查克拉压制才能为小兰所使用。

    但是这种病毒与小兰的仙人体细胞接合后,便开始吞噬仙人体细胞的能量为自身所用,因此小兰的仙人体被其抑制,竟然不再暴动。

    狂暴充满阳属性查克拉的原始神树细胞,专门吞噬阳属性查克拉的病毒。

    只是可惜,在这场战斗中,因为小兰体内的仙人体细胞已经牢牢扎根,所以外来的病毒瞬间因为过劳死亡,或是进入休眠,见此…

    “小兰,放手。”

    “嗯!”

    小兰脱手将藤蔓化为干枝,而冷月双手一拍。

    “木遁大森林之术!”

    咔咔咔!

    地面被挤破,汹涌的藤蔓自地下长出很快便占满了整个房间,见此…

    “血脉!操控树木的能力!”

    “晓吗,可真是令人惊讶啊。”

    血瞳、晶遁现在又来了一个全新的血脉,柳玲已经完全看不透这个少年了。

    而另一边…

    “细患抽出之术!”

    单手制造查克拉泡,借助苦无划开的破口,冷月月将流通过其中的血液过滤出了病毒,至于说过滤的病毒去了哪里…

    木遁具有仙人体纯正的阳属性查克拉,以病毒注入其中,并且由于这一次是冷月月主动帮助病毒注入,所以木遁内的病毒出于数量的原因并没有过劳死。

    木遁产生能量,病毒来吸收然后在自我复制的过程中将能量释放,由此达成一个循环,冷月能感觉到某种东西呼之欲出,那是…

    一只白皙的手掌自藤蔓中穿出,看得众人是毛骨悚然。

    “这…这是什么!”

    柳尚宇惊讶的声音发出时,因为手臂之下已经出现了半截身子。

    并且就此病毒也发生了异变,化为类似孢子一般的存在借由木遁挥发到空气中。

    如此的能力,冷月瞬间醒悟。

    绝!

    可下一秒,白绝身形快速干枯,最后消失不见,但其身躯所化的孢子却残留在了木遁之上。

    见此,冷月眼疾手快将孢子收集储存到试剂瓶中。

    而到此为止,冷月已经确定了,所谓的病毒其实就是原始神树细胞的产物或者伴生物之一,但是它却拥有意志,其名为绝!

    只是不同于动漫中以神树创造的白绝,这些绝是以某个本体通过孢子扩散形式的木遁孢子之术制造的量产个体。

    如此说来,当初袭击央都的很可能就是…

    冷月感觉到了一场正在接近的阴谋,于是她加快了手中的治疗进程。

    “那么,让我来看看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吧。”

    心层潜!

    闭目,轮回眼出现,使用人间道能力,冷月月成功潜入了柳尚文的意识中。

    但不知是昏迷太久还是其他原因,他的记忆非常的碎片化,冷月拼尽全力也只找到了一些模糊的片段,可就是这些片段…

    望着眼前一只巨大的灰色怪物,其十条枯黄的大手在身后肆意摆荡。

    它在渴望着,寻找自己丢失的力量,由此化为了肆意破坏的狂暴意志。

    而在那怪物的身躯之上,一名头戴面具的男人身旁跟随着一名浑身包裹在黑衣之中的存在,其挥手之间,片片孢子洒下,到此,画面就中断了…

    但…那是十尾神树吧!

    又叫做外道魔像,没错的,那绝对是它!

    冷月月想要探查更多,但却因为长久昏迷的柳尚宇精神受损,所以无法深入,见状她也只好作罢。

    “看来得等柳尚宇醒来再说了,而现在…”

    手中查克拉灌注,经过一次次的过滤,柳尚宇体内的病毒已经被清除大半,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一名少女站在了门外,不是柳媛还能是谁。

    “!?”先是短暂的惊愕,随后其看到了正在接受治疗的柳尚文。“父亲!”

    她激动地凑来之时,冷月月的治疗也进入了尾声,以掌仙术帮助柳尚文愈合伤口之后,众人静静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一秒、两秒、三秒…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漫长的时间过去,就在所有人以为这一切都是徒劳无果之时。

    僵硬的手指勾动,攥住父亲手掌的柳媛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她惊讶地看向手心。

    “父亲…”

    “媛…媛媛?”

    沙哑的声音传来之时,众人激动地望去,只见那闭合五年的双眸睁开,虽其中仍有些混沌,但是他真的醒了过来!

    喜悦与惊讶溢满,柳媛眼中泪光闪烁,然后直接扑过去将男人紧紧抱在了怀中。

    “父亲,你终于醒了,这不是梦!”

    “媛媛…”

    思维混沌,柳尚文只能重复着女儿的名字,并迷茫地打量四周。

    而见此,柳玲与柳尚宇皆是惊喜不已,看着温馨的父女二人。

    “我们先出去吧。”

    柳玲说着,听此众人点点头走出了病房,独留柳媛和匆忙赶到场的医生。

    在一名外籍主治医生“哦,天呐,上帝显灵了!”的激动声音下,病房关闭,医生们开始对柳尚文进行全面身体检查,至于说冷月月等人…

    “真是太感谢了,晓的恩情我们柳家无以为报,你们有任何要求尽管提,我代表柳家应下了。”

    柳尚宇还未从激动之中平复,而对此冷月月直言。

    “举手之劳,要说报酬的话,我只想知道五年前的那天具体发生了什么。”

    “实不相瞒,这也是我们迫切想要得知的,只是尚文在那天回来之后便不知为何凭空失去了部分记忆,我们也无从探查。”

    “失忆!”

    听到这,冷月立即将其与冷凝雪与冷越联想起来,这么说来…

    他的身上,是不是跟冷凝雪一样隐藏了什么,比如说…尾兽!

    冷月如此猜想,只恨刚刚没有留意这一点,但既然确定无法从这得到更多线索,那自己就换个方向吧。

    掏出装有孢子和神秘病毒的试剂瓶,冷月以写轮眼无法探查到其中的奥秘,所以她想起了一个人。

    方问天!

    编辑信息发出。

    “我这里有些很有意思的东西,希望你能帮我研究一下。”

    “哦?这是组织的命令,还是你个人的委托呢。”

    消息栏中方问天回复了。

    见此冷月没有废话,直接将刚刚记录下的画面以图片的方式发送了过去,没过多久…

    “请把东西送过来吧,越快越好。”

    对方态度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而冷月本着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态度将试剂瓶装好。

    轻吹一声口哨。

    “嘎”

    岫飞来落到了他的肩膀上,冷月月将小包递到它的爪下。

    “麻烦你了。”

    “嘎”

    任劳任怨的岫带着样本飞出直奔方问天所在。

    处理完这些,医生也从病房内走了出来,柳尚宇迎上。

    “医生,尚文怎么样?”

    “哦,不得不说这是我见过最无法理解的事情,他非常健康,简直壮得像头牛一样,你甚至可以现在跟他去掰掰手腕来一场比赛,当然,你知道我是在开玩笑的。”

    医生风趣地说道,由此轻松的态度可以看出目前柳尚文的情况之稳定。

    为此…

    “那我们进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