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等到两班车的学生都齐了后,老师才把人聚起来宣布今天的课程要求。

    白泽拿着手中的实习手册静静着。

    这节课的任务是要对异兽「赤鱬」进行实地观摩,通过笔记和速写的形式记录下自己观察到的人鱼的特征以及性状。

    具体的观察地点就在沿湖湖畔一圈,推荐学生们以小组的形式开展调研活动。

    调研从早上的十点一直持续到下午六点,届时乘坐植物章鱼小巴回到学宫。

    “好啦,现在可以散开,各自去寻找「赤鱬」的踪迹了。”

    “记得就在湖畔附近活动,不要深入森林里。”

    “至于午饭你们自己想办法解决。”

    “有特殊情况就来这儿找我。”

    老师宣布完课程通知,让学生散去。

    而他自己则从储物卷轴里取出椅子和钓竿,悠哉悠哉地甩杆开始垂钓。

    “泽子哥,我们组队!”

    “好舍友,一起走!”

    时昊和赵鸿羽一把揽住白泽的肩膀,笑嘻嘻地说道。

    “行,行。”白泽笑了笑。

    “白泽同学,我能跟你们一起吗?”

    “我学过打猎技巧,等会捉点小动物当做午饭的材料。”

    “我会烹饪!”

    班上的几个学生也凑了近来说道。

    考虑到野外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异类,他们当然希望能够抱大腿。

    白泽迟疑了片刻,还是没有拒绝同班同学的请求。

    都是同学,而且人多抱团行动,万一遇到什么事情,也能互相有个照应。

    于是他们的队伍就从最开始的四人小队扩展到九人。

    除了他们之外,其他学生们也开始各自组队。

    褚以晴跟着她的舍友还有其他几个女生一起行动。

    齐元冬身旁也聚集起了好些人。

    学生们捏着手册各自散开,沿着湖畔行进,观察记录着周围环境,同时也留心有没有异兽「赤鱬」的身影。

    即翼湖占地面积很大,寻找一天都发现不了「赤鱬」的身影也实属正常。

    「赤鱬」在山海灵墟中栖息在青丘之山的即翼之泽。

    白泽他们这些新人术士没有能力能够前往山海灵墟内,不过通过观察仿照他们源生地的仿照环境,大概也能够管中窥豹了解到即翼之泽的特点。

    白泽一边行走,一边握着竹挺笔在观察手册上记录着。

    他望向身旁一望无际的大泽,感觉到连这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水,都带着一丝浅淡的咒力波动。

    真不愧是异兽。

    「赤鱬」作为一种水生的异兽似乎能对周围的水质产生某种影响。

    湖边靠岸的水域飘浮着一种蓝紫色的水草。

    据说,民间谣传的赤鱬的美人鱼形象,便是因为它们靠岸浮出水面时偶尔会披上这种伴生的水草植物。

    在湖畔石头的背阴处,会生长一种名叫儒艮鳞的特殊植物,它只有尾指长,外形像火红色蕨类植物,和赤鱬的血液能够炼制出人鱼丹,作用是让术士们施展起水行咒来行进更加快速。

    白泽蹲在湖畔,观察手册摊在膝盖上,结合脑海中的知识对周围环境和植被进行写生记录。

    记录完,他还会采集一部分有价值的样品装入袖中,说不定以后会有用。

    时昊等人也在他周围观察着自己感兴趣的植物。

    “白泽,这朵花是什么品种来着?”

    赵鸿羽指着一朵青黄相间的花朵问道。

    正在写生记录儒艮鳞外形特征的白泽,听到身旁的喊声,从观察手册里抬起头来。

    “良奈草。”

    “是赤鱬的伴生植物不?”

    “不是,但我觉得你可以记录一下。”

    ......

    尽管这节课的课题是观察赤鱬,但关于它栖息地及周围的伴生植物和衍生异类的记录也同样是白泽他们的作业内容。

    许多知识尽管在课本里有详尽的记述,但实地的观察也十分重要。

    知识在书籍里只是以图片和文字的形式存在,而实地课堂的“教学”却能教给学生更多元的知识。

    各种植物,土壤颗粒的色泽,纹理,具体的气味特征以文字之外的形式烙印到了白泽的脑海中。

    一群学生在湖畔走走停停,记录,写生,顺便不时向湖里投去目光,寻找异兽赤鱬的踪迹。

    随着时间缓缓流逝,日头攀升到头顶。

    “湖里真的有赤鱬存在嘛?老师不会在骗我们吧......”

    时昊眯着眼睛,远远眺望着波光嶙峋的湖面。

    此时如镜的湖水在阳光的照射下一片泛白,什么都看不清楚。

    众人已经寻找两个余小时,却一点发现都没有,心情难免有些浮躁。

    “要不,我们先准备午饭吧。”一个女生建议道。

    她叫詹玲莉,正是刚才出声毛遂自荐捕猎的那个姑娘。

    “好啊好啊。”另外几个同学也随声附和。

    众人看向白泽,等待他的出声决定。

    队伍里尽管没有推举队长,但谁领头大家心里都有共识。

    “行。那我们准备生火做饭吧,现在太阳也毒,正好乘凉休息会儿。”白泽点点头。

    众人朝湖畔附近的林子里走去。

    “哇,真凉快啊!”

    “舒服了舒服了。”

    进入林荫,众人甩去额头的汗,开始整饬起午餐的准备。

    “张擎同学,为什么你会随身带着调料啊?”吴弘毅看着一个体态丰盈的男生从袖袋里取出瓶瓶罐罐的调料,目瞪口呆地问道。

    “出门带调料难道不是常识吗?如果不是锅炉放不下,我都想把炊具带来。”小胖子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好似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白泽的视线停留在他富态的肚腩,多少有些明白为什么他能一个顶人俩了。

    一口吃不成胖子,但一口又一口总能吃成胖子。

    其他人负责寻找可食用的野菜,升起营火。

    白泽则作为“护卫”跟随着猎手少女詹玲莉走进森林捕捉他们午餐的肉食来源。

    他手里紧握着薤露,随时提防着可能窜出来的异类凶物。

    瞬发的生火咒尽管强度不算高,但胜在机动性强,可以随时应对突发的各种情况。

    在白泽的看护中,詹玲莉开始在原地布置陷阱,而后倒上了一种气味古怪而刺激的粉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