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窈窈也不相信初初是个恶毒的人,毕竟是自己的表妹,身体里流淌的血有一半是一样的。

    想了下,窈窈说道:“娘,会不会是有人挑拨了她?”

    清舒摇头说道:“就算有人挑拨,也不该有这样的念头。你小姨耳根子软以前也被人挑拨得跟我吵闹过,但若是有人伤害我她会跟对方拼命。”

    窈窈蹙着眉头道:“娘,应该是我感觉错了。”

    清舒说道:“这事我会让人去查的。若是误会自然好,若不是,该让你小姨跟小姨夫好好管教了。”

    若真如窈窈所说的那样清舒觉得这些年也是白疼了她。小姑娘可以骄纵任性,但绝对不能恶毒。

    窈窈这会都有些后悔告诉清舒:“娘,别去查了。反正我也已经回来了,以后我远着她就是了。”

    清舒有些诧异,问道:“为什么不查?”

    窈窈犹豫了下还是说道:“我怕查了以后会伤了两家的和气。娘,我不想你因为这事跟小姨起嫌隙。”

    女儿这般贴心清舒自然高兴,她说道:“若查出千重性子被人带歪了更该告诉你小姨,不然她以后走了歪路你小姨跟小姨夫该多伤心?”

    青鸾可是将初初当眼珠子似的疼,若将来初初过得不好她下半辈子都不得安生。

    窈窈听到这话点了下头,然后一脸羞愧地说道:“娘,对不起,我之前还觉得你跟爹伪造我遇海难是多余的。”

    现在才明白爹娘这般做是多明智。她嫡亲的表妹都会因为几句传闻上门逼问,外头的人到时候又会用什么目光看她。

    她不惧怕流言蜚语,但众口中考时间积毁销骨。敌人会利用这件事打击她让她一辈子背负这个污点,若是她将来有所成就说不准还会流传到后世。

    清舒笑着说道:“我跟你爹做的一切肯定都是为你好。”

    “娘,这样做会不会被人查出来啊?”

    清舒拍了下她的手,说道:“放心吧!我跟你爹都已经安排好了,对方去查也查不到什么。”

    顿了下,她道:“你姨父帮着我们查漏补缺,对方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查不出什么来的。”

    窈窈沉默了下说道:“娘,我想等伤好了进宫谢谢姨父。”

    清舒看着她没说话。

    窈窈解释道:“娘,我虽然受了一番罪,但若不是姨父我永远不知道那些和善的面孔底下藏的是一副什么嘴脸。我会以为大家都是好的,长辈是真心疼爱我,表妹同窗都是真正喜欢我的。”

    而现在她知道以前的自己有多天真了。

    清舒面露苦笑,说道:“我跟你爹一直都想让你去外头历练一番,但总舍不得。”

    就如皇帝所想的那般夫妻两人都知道窈窈的弱点但就是狠下心来,所谓的年岁小其实就是找的借口。

    窈窈抽出手抱着清舒说道:“娘,我知道你跟爹是疼我才舍不得我吃苦的。娘,我会学好本事,等将来还我来保护你们。”

    清舒心里很熨帖,不过还是笑着道:“你别将所有的事揽在身上还有你哥呢!等我跟你爹老了你跟你哥一起保护我们。”

    “好。”

    说了这么会话吃的那两块糕点早就消化了,清舒让窈窈继续练剑她则回去吃晚饭了。

    吃过晚饭她叫了阿千过来:“阿千,你去查查千惠在京都女学跟谁走得近将那女学生的背景都查明白。”

    阿千心细,这种事交给她办才稳妥。

    “怎么了?”

    清舒将事情简单说了下。她是相信窈窈的判断,所以千惠肯定是出问题了:“在太丰县的时候与窈窈相处得还算融洽这一年多时间变成这样肯定是被人挑拨的。”

    阿千看了一眼清舒说道:“夫人谭千惠并不喜欢咱家姑娘一直都不喜欢。所谓的和睦相处不过是做给你们大人看的。”

    清舒叹了一口气说。刚到太丰县的时候初初都不愿意跟窈窈一起玩,总是避着她。至于原因她后来也知道是青鸾她总喜欢在初初面前夸赞窈窈让这孩子起了逆反心思。这事在太丰县时候她提醒过青鸾后来两孩子的关系改善了许多。后来回京初初过来与窈窈也能谈到一块她以为改好了。可从这次的事来看青鸾估计后来老毛病又犯了。

    阿千看她神情问道:“夫人,既知道她心思不好让姑娘远着她就好为什么还要去查。”

    清舒说道:“她年岁还小,被人挑拨歪了性子,难道我这做姨母的还能眼睁睁看着不管吗?”

    阿千不赞同地说道:“夫人谭千惠有爹有娘,性子歪了还是走了岔路自有她爹娘去管。你已经够忙了韩千惠的事还是别操心了。”

    要什么都管,她真怕清舒将自个类似。

    这件事肯定是要查清楚的,不过教导千惠是不可能的。她就是有这个心也没时间与精力。

    清舒说道:“你去查吧,查清楚以后再说。你现在身体还没完全康复不要什么都亲力亲为,府里的人你都可以调配。”

    “好。”

    只花了两天的时间,阿千就将查到的东西告诉给清舒。

    千惠在京都女学交了三个好朋友,一个是卫国公府二房的嫡长女杜姝雯,一个是礼部洪侍郎的庶长女,还有一个是吏部邓郎中的嫡长女。

    阿千说道:“夫人,这个杜姝雯在几次宴会上都与咱家姑娘示好,可咱家姑娘那时候不喜欢跟小姑娘玩。这姑娘看着娇俏可爱,实则很小心眼。”

    “是她挑拨的千惠?”

    阿千点头道:“不止,她联合洪家姑娘跟邓家姑娘一起的。她也没有直白地说出来,而是时常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谭千惠本就对咱家姑娘有心结,听得多了想得也就多了。”

    清舒早就知道杜家的姑娘大部分心眼比筛子还多,没想到有一日自家的孩子会被盯上。

    阿千不无恶意地说道:“比如说咱家姑娘是首辅之女,众人都讨好巴结走到哪都被人捧着;咱家姑娘得皇后宠爱,荣宠不比公主都不差了。然后若咱家姑娘没了,与你血缘最近的就是谭千惠了。听得多了,会不会想着若是咱家姑娘没了,你会将她当亲女一样待了。你疼她,皇后跟郡主她们肯定也爱屋及乌对她好了。有你们宠着,被人追捧的就是她了。”

    清舒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