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heba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hebaoge.com

    沈素告诉完叶炼这些第二天之后,伤寒就好了,叶炼也回到了天门,着手准备起来。

    这些话叶炼再怎么琢磨,也像是骗子说的话,可是沈素说出来的,这对叶炼就不一样了。

    几天前在上水大陆,碰巧听到力尊神这样的说法,当时自己还在想,一百零一年跟这件事情有没有关系,没想到叶炼现在就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五星连珠,到底有没有传说中那么强大。”

    叶炼摇了摇头,最近身体透支严重,明明没有那么多事情,可是就是很累。

    “嘎吱~”

    门突然响动,叶炼甚至懒得抬头看看是谁。

    “出去,有事明天再找我。”

    叶炼趴在桌子上吼道。

    “你心里烦吗?”

    温柔的声音响起,叶炼这才抬起头,果然是安婉儿。

    “婉儿,你来了。”

    叶炼站了起来。

    “嗯。”

    安婉儿没说别的话,坐在了座位上。

    “你似乎从回来之后,一直躲着我。”

    安婉儿突然问到,语气特别让人心疼。

    “怎么说这样的话,我就是招待力尊神,尽尽地主之谊,而且还有莫邪这件事还没搞定,我一直忙着。”

    叶炼都感觉自己在强行解释,有些前言不搭后语。

    “我看得出来,任冉姑娘挺不喜欢我的,毕竟她是你明媒正娶的娘子,我什么也不是,要不你在天门给我安排一个活干吧,否则我会觉得自己就是赖上你了。”

    安婉儿虽然很委婉,但是叶炼也听出来了。

    “婉儿,不要这么想,我留你在这儿,只是想照顾你,一直一直照顾你。”

    叶炼知道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有些自私,但是,如果连喜欢的女人都留不下来,叶炼会感觉自己除了神帝之位一无是处。

    “那你能给我个名分吗?”

    安婉儿站了起来,叶炼正要说话,安婉儿突然靠近,叶炼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被安婉儿逼到了墙角。

    “婉儿......”

    叶炼双手不自然的摆动着,手心全是手汗,而安婉儿的下一步动作,更让叶炼口干舌燥的。

    “婉儿,你听我说。”

    叶炼在最后一步,强行制止了安婉儿的动作。

    “你不愿意吗?”

    安婉儿说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如果你只是因为没有名分所以担心任冉公主对你的态度,你大可不必担心,任冉公主不是那种说不听的人,我已经跟她谈过了。”

    叶炼并非坐怀不乱的男人,这样的‘攻击’下,叶炼根本不可能扛得住,但是名分,叶炼还真的不敢空口白话。

    “你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名分,告诉我理由。”

    不知道安婉儿今天是怎么了,突然想要名分,虽然叶炼知道,安婉儿对自己也有些感觉,但是,名分对于安婉儿,真的那么重要吗?

    “没有理由,我已经成亲了。”

    叶炼说完,安婉儿愣住了。

    “你成亲了,当初为什么还来招惹我。”

    安婉儿慢慢后退,叶炼也愣了,自己的话,似乎伤害到了安婉儿。

    “叶炼,你混蛋。”

    说完,安婉儿摔门而出,楚啸紧跟着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门主。”

    楚啸两只眼睛瞪得老大,也不清楚一向温和的安婉儿竟然发这么大的火。

    叶炼将过程说完,瘫在了椅子上。

    “那我知道怎么回事了,门主。”

    楚啸听完,突然笑了笑。

    “怎么回事,你一个女人腰都没搂过的,还好意思教我怎么做事,滚一边去。”

    叶炼心情有些烦躁,刚才,自己差点就动手了,但是一旦动了手,这名分自己给不出来,可就是真的混蛋了。

    “咱哥俩好久没喝酒了,整两碗?”

    楚啸突然换了称呼,这也是叶炼很久没有听道的称呼。

    在外面跟所有人称兄道弟,恐怕都比不上楚啸现在的一句哥俩亲。

    叶炼楞了一下,接着点了点头。

    月光下,榕树旁,本来是一男一女共处的好时候,叶炼偏偏端着碗跟楚啸喝着酒。

    “门主,你觉得,我真的不适合当一个能够独挡一面的人吗?”

    这一次莫邪谋反的事件,让楚啸的自尊心很受伤,明明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叶炼回来轻松摆平,这到底是实力的差距,还是真的是脑子不够用。

    “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有什么说什么,你比起左冷,差远了。”

    叶炼也毫不遮掩,虽然这样的话很伤人心,但是面前这个人是自己兄弟,如果要想成长,难听的话是少不了的。

    楚啸也没生气,重重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我感觉得到,不光左冷,恐怕我连广沛都不如。”

    喝了一大碗酒,楚啸倒也放开了。

    “可能是因为,我当年太独断专行了吧,导致你,步留,还有其他十六个堂主,都成为了我的属下,而不是一个领导者。”

    叶炼点了点头,对着楚啸也敞开了心扉。

    “所以当初的天门在失去了你之后,才变得不堪一击。”

    楚啸笑了笑,楚啸的自尊心虽然强大,但是不行就是不行,不行就得练,不光修炼实力,更重要的还得修炼心智。

    “对,天门当初不堪一击,直到今时今日我还会想起来,心疼,所以我想把大权交出去,我不想走百年前的老路,我想把妖兽界交给左冷,可左冷注定是我的轮回,我想把御冥大陆交给广沛,可是广沛心思根本就不在御冥大陆。”

    叶炼叹了口气,这么大个天下,有人想要要不到,硬塞给广沛,广沛还不敢要。

    “门主,莫邪死了之后,我想离开天门一阵子。”

    楚啸突然停止了笑容,一本正经的说到。

    叶炼没有动,也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的拿起酒坛子一口气喝了半坛。

    “你这样说,突然让我想起来一个人。”

    叶炼抬头看着天空说到。

    “谁啊。”

    楚啸问到。

    “叶云。”

    虽然叶云并不算自己正儿八经的家人,可是那两个背影,叶炼依旧记忆犹新,所以叶炼才会当苏欣是自己的亲妹妹,就算恢复了真身,也没有对苏欣少一点关爱。

    楚啸这样说,让叶炼想起了那个痛彻心扉的夜晚,叶云说出那样绝情的话,走的那么决绝,似乎也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

    “对不起。”